渡船

闪电每次划开天空
林海生出明亮的同党,这是偶合

骚人两肋插翅难飞,繁重的肉体
顺坡歪斜湿漉漉的羽毛
昨晚捉到的一只蝉,桌上
一副揶揄七月的蝉壳

闪电每次划开天空

林海生出明亮的同党,这是偶合

骚人两肋插翅难飞,繁重的肉体

顺坡歪斜湿漉漉的羽毛

昨晚捉到的一只蝉,桌上

一副揶揄七月的蝉壳

渡口如斯拥挤

蹲不下去待渡的群山

那座山耐不住寂寞,冒升清烟

爷爷的烟杆足有五尺,举高一寸

越过峰峦,只捣云天

常有一个星星卧在烟锅里

逗我玩,同我讲,天河里的水草茂密

岸边牛羊肥胖,牧童歌声响亮

我据理力争,岸边有我的家乡

我把山装进我折叠的渡船

满舱的水,满舱的鱼

我想烧烤一条,奶奶最爱吃的鲤鱼

更多精彩,尽在https://growmesocial.com